情感故事

得癌症人的指甲图片,舌头探进去了舔得真爽

作者:admin 2020-01-15 12:28:55 我要评论

    

谷佳佳豪爽一笑:“没事,只是误会一场。”

小乔诧异:“我阿妈向你解释了?”

谷佳佳用下巴指了指小乔拿在手里的电话:“刚才听到了。”

小乔脸上写着尴尬,“我……我怕我阿爸打阿妈……”

“你很孝顺。”

小乔苦涩一笑:“在他们没找到我前,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父爱和母爱。我知道他们对你们做过很多过分的事,在你们心中,他们可能是坏人,可是在我心中,他们是我亲生父母……”

小乔忽然如释重负地笑:“回头,我一定要说说我阿妈,让她不要再给你们添麻烦,希望她能够听我的劝。佳佳姐,不管怎样,昨晚的事,我还是要向你说句对不起。”

谷佳佳不知道小乔在没回到张家前,是在什么地方,过着什么样的生活。

可她从她眼里,真实地看到,小乔真的非常渴望和珍惜这份父爱和母爱。

小乔说得没错,张夫人再坏,那也是她亲妈。

谷佳佳也是当妈的人了,不管是当妈的,还是做人孩子的,都有不容易的一面。

张夫人再讨厌,她也不会把这份情绪,发泄到小乔身上的。

她大方一笑:“不知者无罪,你当时又不知道你阿妈在做什么,而且是你阿妈做的,跟你没有一点关系,你不用跟我道歉。再说了,只是误会一场,我和唐槐都没有损失什么。”

小乔看着谷佳佳,心里有些复杂,谷佳佳根本就不把这事放在心上,说明她并不像阿妈说的那样处处刁难人。

谷佳佳越是不放在心上,她心里越是愧疚,幸好没损失什么,要是损失什么了,她心里那一关肯定过不去。

因为,是她跟张夫人说了,张夫人才闹事……

“那唐槐……?”不知道她像不像谷佳佳那么好说话?

“她现在应该跟光明报社老板见面了。”

小乔一听,微皱眉头,唐槐真要追究这事?

小乔大清早就去拍戏了,酒店的房,下午两点前就要退。

张夫人一直住到十二点,才起来慢吞吞地洗漱。

她提着昨天买的衣服和鞋子来到前台退房时,才一点。

“我都放慢速度了,怎么才一点?那我不是提前退房了?白交了一个小时的钱?”

张夫人一边走出酒店一边不满地嘟嚷,觉得自已没住够那一个小时,酒店又不退钱给她,她亏死了。

以前张锦涛还在军队的时候,她过得风光无比,现在却过得像穷酸鬼一样,真是憋屈的要死!

刚走出酒店,迎面走来一个中年男人。

张夫人低头在诅咒着酒店黑心,提前一个小时退房都不退钱给她。

突然被一个匆忙而过的男人撞了一下,她本能地抬头一骂:“你个死瞎……”

在转身之时,看到撞她的男人,口袋掉出一捆东西!

张夫

人瞪大眼睛一看,是一捆钱!

就在她这一怔之时,有一个男人不知从何冲了出来。

把地上的钱捡了起来!

对方慌张又惊喜地扫了眼四下,见到张夫人目瞪口呆地在看着他时。

他赶紧上前来,鬼鬼祟祟地把钱装进自已的口袋,张夫人的眼睛,一直盯在那捆钱上。

“大姐,我跟你说,这钱我们都看到了,我们找个地方平分好不?一会儿那个人回来了,我们只字不提是我们捡到的,行么?”

平分啊?

这么大捆的钱,没三万都有两万吧?

贪婪的心使张夫人眼睛一亮,她忙点头:“好,我不说!”

于是,她紧跟那个捡钱的男人身后,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。

“赶紧拿出来看看,里面有多少钱?”张夫人心急不已,想到一会儿就能拿到一大笔钱,她心跳都不由加速了。

突然,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猛地转过身,一拳挥向她脸部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一拳打过来,张夫人顿时眼冒金星,她整个人都向后飞了出去,然后砸在地上。

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只觉得身子一轻,她被那个男人揪了起来,男人对着她腹部,又是几拳。

耳边,响起男人粗戾的怒喝:“让你多管闲事!像你这种败类,就应该下地狱!”

……

小乔刚拍摄完一场精彩的戏,就接到电话,说张夫人被打送进医院了。

她吓得赶紧向导演请假,谷佳佳听了,暗暗吃了一惊,张夫人被打了?

龙烨第三人民医院。

张夫人被打得鼻青脸肿,她虚弱的躺在床上。

小乔赶到时,她正对着两名警察录口供。

“我没看清他的模样。”

“你没看清他的模样,我们怎么调查?对方为什么要打你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只听到他跟说我多管闲事。”

“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?”

“我谁都没得罪。警察同志,你一定要帮我找到他,他把我把这么伤,他得赔我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。”

……

小乔进来,“阿妈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张夫人见到小乔,马上哭诉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就知道我被打了,也不知道是谁打的……呜呜……”

两名警察对视一眼,连伤者自已都不知道谁是凶手,他们怎么查?

那么偏僻的地方,连流浪狗都不近,又没有监控,人海茫茫,他们一时半会,也找不出区手来。

警察同志又问了张夫人几个问题,然后就走了。

张夫人不服地指着门口,哭道:“小乔你看看你看看,有这样办事的警察吗?”

“阿妈,你也不要为难他们了,你什么线索都提供不了,他们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。”

“如果什么线索都要自已提供,还需要警察做什么?”

“可你说得模棱两可的,没也出个所以然来,你为什么要到那种偏僻的地方去?我不是让你从酒店出来,就直接去车站吗?”

“因为有个人掉钱,我见到了,那个人过来捡了,说跟我找个地方平分……”

张夫人把“分钱”的事跟小乔说了。

小乔听完,不知是说张夫人太天真好还是说骗太运气太好了。

“妈,这是骗局,在龙烨这里,这样的骗局,经常发生。”

“那怎么可能是骗局?”张夫人激动:“那捆真的是钱,我看得真真实实的!”

“就算那是钱,他们也是骗子,你看吧,他们把你骗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揍了吧。”

“是唐槐!肯定是唐槐!”张夫人眼里冒出了阴狠。

小乔无语:“你有证据吗?”

“除了她还会谁?谷佳佳,没错,谷佳佳!”张夫人的眼里冒出了更阴狠的目光。

“不可能是佳佳姐的,她在剧组拍戏,而且她根本就不怪你。”

“那就一定是唐槐了!”张夫人想杀了唐槐的心都有了。

“阿妈,没证据的事,不要乱说了。”

“除了她还有谁?!”张夫人怒,瞪着小乔:“你到底是我女儿还是唐槐女儿?你不相信我的话?!哎哟,痛死我了……”

“阿妈,你怎么了?”小乔见张夫人抱着腹部喊痛,吓了一跳。

“对方专打我这,痛死了。”

“医生怎么说?”

“伤得很严重,要住院。”

“那就住院吧。”

“小乔,我们告唐槐,一定要告她,她打伤我,这医药费,她必需得出。”张夫人哭道。

“我们没有证据,上哪告?”这不是让她难做吗?如果不是唐槐呢?

“骂我多管闲事,一定是!”

“也未必。”小乔快要失去反驳的力气了。

她绝对不会因为张夫人是她阿妈,就不认清事实的。

她的确多管闲事!

说她多管闲事的,未必是唐槐。

“你很了解唐槐?”张夫人都是忍着痛才跟小乔这么激动说话的,要不是有伤,她一巴掌把小乔呼飞了。

吃里扒外吗?

手肘拐出不拐进吗?

怎么总是为唐槐说话?

她是想跟张军殿学吗?跟唐槐好,来跟她作对。

“或者昨晚那些记者当中一个呢?”小乔道。

张夫人一听,目光顿了一下,她看着小乔:“会吗?”

“我听佳佳说,唐槐去见光明报社的老板了,除了这个报社的老板,不知道有没有去见其他记者的老板,要是见到老板,又向老板投诉记者不当行为,老板责怪下来,那只能找你出气了。”

“你说得有道理,可这也是唐槐的错!我要告她!”

“……”怎么还是唐槐的错?

******

谷佳佳晚上一收工,就被gerry一通电话,叫回了酒店。

他有酒店的房卡,谷佳佳不在,他也能进来。

谷佳佳回到酒店时,他已经洗澡了,穿着睡袍,交叠着修长的腿,半躺在沙发上看报纸。

一开门就见到这么艳的一幕,谷佳佳表示很有眼福。

腰间系了腰带,大大的v字领形状,把他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的展露出来。

性感,妖孽。

“不是说,一个月内都不回来吗?”谷佳佳把门关上。

听到她的声音,gerry的心像被猫挠一样,他放下报纸,坐了起来,朝她勾了勾手指。

谷佳佳翻白眼,有这样叫人过来的吗?

但她还是过来了,在他身边坐下。

他手臂一伸,把她搂进怀里,一通热吻,尝尽她的甜美后,才放开她。

他盯着被她吻得更加娇艳的两唇瓣,低沉地道:“想你想得发狂,就回来了。”

相关文章
  • 得癌症人的指甲图片,舌头探进去了舔得真爽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跨坐在他腰上运动吞没,为什么有种想...

  • 喝多了跟领导没带套,同桌在家猛烈要...

  •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,东京纯爱...

  • 宝贝下面别穿东西,yy6080j